南昌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赵晓:市场经济不懂什么叫“重复建设”

时间:2019-12-25 09:18:10

赵晓:市场经济不懂什么叫“重复建设”

赵晓:市场经济不懂什么叫“重复建设”

发布时间:2018-12-27 10:05:45 已有: 人阅读

最近,从学界到官员,关于新一轮“重复建设”的批评一浪高过一浪。在批评者眼中,中国正处于“重复建设”的风险,从传统行业的汽车、钢铁、普通建筑用材到新兴行业的电子信息、软件开发、新材料、生物医药等,无不让人感到不放心。

想一想,“重复建设”在计划经济时代难得出现,是典型的中国市场经济改革以来的新鲜事了。不过,批评重复建设也罢,出招制止重复建设也罢,首先就要回答什么是“重复建设”。人们一般认为,在某一行业供给能力已经能够满足社会需求的情况下,仍然有新的资源不断投入,造成生产和服务能力过剩,结果就是发生了“重复建设”。然而,仅从量的方面认识“重复建设”,实际上很难把握住这一经济现象的本质(马传景,2003)。这是因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市场调节存在一定盲目性,某些产品和服务供大于求或供不应求是难以完全避免的。供大于求的经常发生,固然造成了社会资源的一定浪费,但这可以被看作是市场机制调节经济活动不得不付出的成本。如果把“重复建设”等同于某些行业的供给能力过剩,则各个行业,全国到处都是“重复建设”。政府是不是都要对此横加干预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其实,在市场经济下,“重复建设”是必不可少竞争助燃剂以及利润添加剂。存在一定产能过剩的好处就在于它有利于竞争,有利于促使企业致力于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新、加强和改善企业管理,从而提高整体经济效益,促进社会生产力水平提高。“重复建设”的合理性就整个社会来说,是其带来的收益大于正常的、可以接受的供给能力过剩所付出的竞争不足的成本。一个引用最多的例证就是,当年美国一度有上千家汽车公司,“重复建设”可谓惊人,但在激烈的竞争后,只剩下三大汽车公司。这硕果仅存的“三大家”普遍享受到了规模经济的效益,国际竞争力也上了不知几层楼。

对于市场经济下的“重复建设”的收益,还可以对比“垄断”来考虑。众所周知,在垄断条件下“重复建设”完全消除,然而难免要以低效益为代价。垄断的低效益正是“重复建设”的机会成本。如果垄断的成本大于“重复建设”的成本,则“重复建设”实际上是市场经济下有效的一种制度安排。中国的电力垄断和管制就是这样,为了避免浪费性的重复建设,人们放弃了新的电力建设,结果不期而遇连续几年的电荒,惹来缺电省份的批评:还不如干脆“重复建设”呢!

当前,电信企业的投资出现大规模的建网“圈地运动”,全国已有30多个部门不同程度地建设了全国性专用通信网,2000多个厂、矿建设了局部性专用通信网,甚至有些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就擅自建设基础电信设施,“重复建设”的帽子对于电信业来说扣得严严实实。然而,圈内人会告诉你,电讯铺网的成本在今天已经相当低廉,而电讯垄断的成本却很高。你说政府是应该鼓励“重复建设”,还是制止“重复建设”?

今天中国的汽车产业发展落后是“重复建设”之过吗?不是。恰恰是过去的垄断导致了落后。而近年来的活跃要完全归结为WTO带来的开放竞争。若问中国今天的汽车产业是竞争过度,还是依然竞争不足,恐怕答案还是竞争不足。这从汽车生产商无需费力就能赚得丰厚利润,以及中国汽车产业在国际上最低的规模门槛这些方面可以看出来。没有“重复建设”,不让企业放开手脚干,没有足够的竞争压力,中国汽车产业永远也不能走向竞争的繁荣。

最后一种情况就是,如果某领域的生产能力已大大超过社会需要,造成资源严重浪费到了重复建设成本大于竞争收益的地步,则过剩的生产能力一定会被重新洗牌,过剩投资则很快转向其他有利可图的领域。

在80年代初期,中国的电风扇行业曾被认为是当时加工工业中重复建设以及生产能力过剩问题最为严重的:全行业生产企业曾达到3000多家,生产能力近5000万台,是主管部门年需求预测量的5倍。 然而,通过价格战,该行业很快分流、分化并“水落石出”。到80年代中后期,电风扇行业已形成七、八家大企业主导的产业组织结构,再也没有人谈什么“重复建设”、生产能力过剩以及恶性竞争什么的。电风扇行业的价格战之所以能打出一个优胜劣汰的结局,仅仅因为“这个行业以乡镇企业为主,而乡镇企业的退出障碍较弱,很少能够在产品无销路、企业亏损的情况下长期不退出、不转产(江小涓,1999)。”

综上所述,可以说,古今中外的市场经济根本就不懂什么叫“重复建设”。“重复建设”现象在中国之所以出现,另有原因。它是管制之过、投融资体制之过、国企改革落后之过以及地方保护之过等综合症。

在我国,各级政府和国有企业直至今日仍然是最重要的投资主体。据统计,2001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36898.4亿元,其中国有经济固定资产投资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约为48%,而个体经济所占比重只有10%左右。然而,众所周知,在目前的体制下,掌握着投资决策权的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并不承担投资的最终经济责任,投资决策失误。权力和责任之间的严重不对称,政府部门或国有企业在投资决策时缺乏足够的动力和约束,使得投资决策具有很大的盲目性。

不仅如此,由于存在“数字出政绩,政绩出干部”的不正常情况,有的为了个人升迁,明明一些行业已经出现生产能力严重过剩,仍然决定继续投资建新项目。这样的投资决策机制,必然导致大量的失误,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

更加岂有此理的是,国有投资项目一旦建成就象是进了保险箱,总是可以由国有银行、证券、保险保着,就算成了一堆拉圾,也很难得到及时退出和清理,其结果当然是生产过剩的固定化,以及“重复建设”后果的加剧。

再就是,一些地方为了地方利益,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防止外地企业和产品进来,保护当地市场和企业,使当地企业仍然可以赢利,从而被认为是保护了“重复建设”。

所以,现阶段真正关键的问题是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铲除重复建设的制度性土壤,包括加快国有企业产权改革,投融资体制改革以及健全干部政绩考核指标,而不是大喊大叫“重复建设”,更不能以防止“重复建设”为名,不允许新的民营企业和民营资本进入。癫痫病用物理治疗效果怎么样癫痫患者饮食洛阳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洛阳哪个医院能治好癫痫病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