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物世界 >

《超级兵王》小说在线阅读全文

时间:2019-10-08 11:57:55

  热书《超级兵王》已完结上线。 

  在【零小说】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57,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苍浩的这一番身手,不仅震慑了罗霸道一伙,一干同事也大吃一惊。

  大家万万没有想到,平常木讷少言的苍浩竟然出手如此狠辣,此时此刻的苍浩根本变了一个人,或者说根本不是人,像是来自丛林深处的饥饿猛兽。

  "这……那个……"陈莉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说点什么,可也不知道是应该称赞苍浩,还是提醒苍浩别搞出人命。

  罗霸道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苍浩立即大步走过去,单手扼住了罗霸道的喉咙。

  任凭罗霸道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开,同时苍浩的手腕渐渐发力,就像老虎钳一般几乎掐断罗霸道的脖子:"你觉得手下很多是吗,我可以告诉你,剁吧剁吧不够我炒盘菜的。"

  罗霸道感到一阵阵窒息,很快就翻起了白眼,嘴角不住的往下流着白沫。

  从一开始,罗霸道就没把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苍浩放在眼里,然而也就是这不多时的功夫,他发现自己彻头彻尾的错了。

  苍浩的身手像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跟寻常的混子不一样,每一招都以夺人性命为目的。

  而且苍浩的目光是那样凶狠,几乎不带有一丝感情,可以说,这不是人类应该有的目光。

  罗霸道相信苍浩手下留情了,否则自己这时已经追随先祖而去了,虽然他根本说不清楚自己的先祖到底是谁。

  眼看罗霸道要咽气,陈莉鼓足勇气冲过来,劝苍浩道:"差不多就行了……够了……"

  苍浩没有出声,只是继续发力。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住手!"

  伴随着话语声,一个曼妙的身影冲到苍浩面前,一记鞭腿劈向苍浩头顶。

  来的是一个美女,且不说长相如何,这身材足够火爆,前凸后翘。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上身是一件T恤,下面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

  单说她能把腿抬得这样高,苍浩就知道,这妞练过。

  苍浩不得不放开罗霸道,躲过了这一记鞭腿,跟着顺手一抄,就握住了女孩的玉足。

  这玉足秀气玲珑,套着黑色休闲高跟鞋,穿着透明短丝袜,踝骨那还晃荡着一根精致的脚链。

  女孩的腿几乎呈一百八十度,左腿踩在地上,右腿被苍浩抓着,这个样子兼具了力量与美感。

  苍浩有点希望她的牛仔裤经不住考验,从两条裤筒汇合处那里咔嚓一下撕开。

  女孩怒道:"你放开!"

  苍浩从刚才的暴怒中恢复过来,就像一直以来那样,面无表情的问道:"为什么放开?"

  "你……总之你放开!"

  苍浩指了指半死不活的罗霸道:"你和他一伙的?"

  "你和他才是一伙的!"女孩怒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警告你马上放开我,否则后果很严重!"

  "难道你爸是李刚?这又不是车祸,拼爹有什么用?"苍浩不以为意的道:"你想见义勇为也得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苍浩说着,索性打掉了女孩的高跟鞋,只见脚趾甲寇丹浓艳,端的是性感无比,让人很想在上面亲一口。

  在一刹那间,苍浩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恋足了。

  如果苍浩不这么做,似乎事情还有缓和的余地,可看到苍浩对着自己的脚丫YY,这位侠女被彻底激怒了。

  她左腿用力一蹬,整个人跳了起来,旋即左脚直射苍浩小腹。

  苍浩松开侠女的右脚脚踝,转而抄向左脚,结果侠女的左脚又落到苍浩掌中。

  紧接着,苍浩双手把侠女的左脚一转,侠女的整个身体跟着在半空中旋转了一圈,跟着失去重心,重重摔在地上。

  如果苍浩这个时候从上去再补一脚,就可以宣告战斗结束了。

  不过对方毕竟是个女孩,再加上这年头敢于见义勇为的人实在太少,苍浩觉得应该传播点正能量,于是就没下狠手。

  然而女侠却没放过苍浩,躺在地上用双腿夹住苍浩的脚踝,跟着一翻身,就把苍浩卷倒在地。

  接下来的场面让大家目瞪口呆,只见苍浩跟女侠在地上滚来滚去,互相用四肢纠缠住对方,摆出了各种各样的造型。

  以至于周大宇不住的惊叹:"真开眼界啊……"

  没错,所有这些造型只有在爱情动作片中能见到,既然苍浩的功夫已经非常好了,看起来在睡榻之上的功夫应该会更好,结果苍浩在同事们心目中的妖孽指数登时暴增。

  陈莉过去在办公室电脑偷偷下载过几个片子,此时看着真人现场表演,觉得苍浩怎么就那么不要脸呢,或者说苍浩的技术怎么这么好呢,至今没被幺本道和东经热的星探发现实癫痫病可以手术治疗在屈才。

  事实上,只有真正懂行的人才知道,所有街头搏斗在几个回合后都会倒向地面,所以搏击技术中有一个专门类别叫地面技。

  这一类技术有很多流派,不过实质都大同小异,就是以四肢形成杠杆作用打击对方的关节。

  但凡精善地面技的必是高手,而且一定是通过实战才能练出来,绝对不是训练场上能培训的。

  苍浩和这个女侠都是高手,而苍浩显然技高一筹,很快就制住了女侠的咽喉和肘关节。

  此时苍浩只要一用力,轻则让女侠胳膊脱臼,重则会断气。

  苍浩点到为止,放开了女侠,站起身来拍了拍手:"承让!"

  "你……"女侠挣扎着爬起来,捂着咽喉愤恨不已的看着苍浩:"你会付出代价的!"

  "精通搏击的女孩本来就极少,练过地面技的更是少之又少,可惜了你这一身功夫……"苍浩感慨的长呼了一口气:"如果去拍片一定比苍井空更有前途!"

  女侠脸色一红,随即羞恼的高喊一声:"把他拷上!"

  苍浩愣住了:"你说什么?"

  伴随着话语声,两个中年男人快步走到苍浩身前,还没等苍浩有所反应就掏出了手枪:"跟我们走一趟。"

  看着黑洞洞的枪口,苍浩只有无奈的举起了双手:"如今流氓都配枪了?"

  "你才是流氓!"女侠来到苍浩身前,掏出一个证件晃了晃,上面印着:"廖家珺,广厦市警局刑事侦查局,三级警司。"

  很快的,苍浩被押回了市警局,直接带进了讯问室,被拷在一张白木椅子上。这张椅子牢牢固定在地上,前方有一个横板,可以把人身活动限定在椅子上。

  "这位女侠,该交代的我都说了……"苍浩看着廖家珺,非常无奈的道:"我没什么可说的了!"

  廖家珺是刑警,本来跟两个同事出去办案,见苍浩暴打罗霸道,这才出手干涉。

  她坐在桌子后面看着苍浩,冷冷一笑:"所有当事人员,我们都会审问,只要口供对得上,可以证明你没说谎!"

  "我确实没说谎,事情起因就是当地流氓讹诈我们……"

  "你叫苍浩,就职于广厦地产,这家公司规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是广厦市的老牌国企……"廖家珺打断了苍浩的话,拿出了警务通,把苍浩的姓名输入进去之后,关于苍浩的全部资料就罗列了出来:"根据我们调查,你就像那家公司其他员工一样,应该是在报纸上看到了招聘广告,然后排了很长时间的人龙,通过面试笔试等等环节得以获聘,再然后就像其他员工一样终日打游戏消磨时间,有点混吃等死的感觉。这主要是因为广厦地产的机制非常陈旧,工作人浮于事,效率低下,根本不适应现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即便在前些年地产行业火爆的大背景下也没赚到什么钱,否则就凭你的工作作风早被炒鱿鱼了。无论如何,公司一直处于破产边缘,直到前段时间改制被曹氏企业全资收购……"

  廖家珺说了一大堆看似无关的事情,其实是在证明警方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掌握所有信息,警示苍浩不要有任何隐瞒。

  "有一件事情我很奇怪……"廖家珺观察着苍浩的表情,缓缓说道:"你到广厦地产工作三个月,我们也只查到这三个月的记录,之前你的生活是一片空白。没有交通违章、没有在酒店开过房、没有去过任何地方、甚至没有出入境记录……现在的警务系统已经很强大了,我能够查到你的出生证明和小学、中学,可是中间几年时间里,你整个人就是一张白纸,像人间蒸发了又突然冒出来一样。"

  苍浩微微一怔,随后深深的笑了笑,没出声。

  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我希望你能给我解释一下。"

  "这位女侠……"

  廖家珺不耐烦的纠正道:"请叫我警官!"

  "警官,现在你调查的是打架斗殴,这跟我之前的生活没关系。"

  "如果警方认为有必要,可以调查你之前的经历。"廖家珺用手敲点着桌子,似笑非笑的道:"至少你应该解释一下从什么地方学的专业搏击技术!"

  苍浩张嘴就道:"蓝翔技术专修学院!"

  "如果你不老实交代,我就把你送拘留所,那里对待新犯人有种名堂叫坐喷气式,你到时可真的就会翔了!"

  "好吧,我……我实话实说,其实我被招去当特种兵了,多年来为国浴血,千里奔袭,惩奸除恶,解苍生于倒悬!"苍浩长呼了一口气,慷慨激昂的道:"本来这些都是高度机密,但既然你问到了,我只好说出来,希望你保密……"

  "够了!"廖家珺不耐烦打断了苍浩的话,直觉的认定这是一派胡言,旋即却又觉得似乎不是没可能。

  苍浩的身手绝对受过严格训练,但真正执行过特殊使命的军人在复转后都能得到妥善安置,断不至到一家半死不活的企业打工糊口,这不符合廖家珺对部队的了解。除非是这个军人犯过错误,被不光彩的踢出了部队。

  但苍浩本人的样子又实在不像是行伍出身,弓着腰坐在那里,如同一个特大的问号。再看他呆板的表情和乱糟糟的头发,充斥着一股后现代主义的颓废范儿,让廖家珺想起网络红人犀利哥。尤其看到美女时,苍浩的眼睛都是色眯眯的,一副黄军的德性,哪里有特种兵的样子,自|慰队出来的还差不多。

  苍浩发现廖家珺不相信,长叹了一口气:"好吧,我是在吹牛……其实我是一个杀手!"

  "哎呦,冷面杀手啊?"廖家珺更不相信了,下意识轻哼了一声。

  "我的外号全称是……朝鲜冷面杀手,想让我出手,最好配辣白菜!"

  廖家珺不断地深呼吸,才能勉强抑制住任督二脉中涌动的真气,没冲上去就像对待那个猥亵犯一样踢断苍浩的肋骨。

  她从警几年,见过各式各样的罪犯,自认审问犯人还是有一套的,然而苍浩跟所有犯人都不一样。

  既然苍浩有胆子在这里贫嘴,说明她的审讯方式完全失效,其人的心理防线强大到匪夷所思。看似苍浩是不着边际的胡诌八扯,事实上一直在误导她的思路,导致她的逻辑和推理能力已经彻底崩坏。

  更重要的是,苍浩自始至终没透露出半点有价值的信息。

  最后,廖家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把话题岔开了:"我觉得,就算广厦地产有工程可做,如果全是你这样的员工肯定也好不了。"

  "没错,是这样,不是所有国企都像两桶油那样赚得盆满钵满。"苍浩叹了一口气,非常无奈的道:"虽然说,我一天到晚什么也不干却照样拿薪水,总是有点对不起国家的感觉,可是看看那些人民公仆却又心理平衡了。"

  "你说什么?"廖家珺一瞪眼睛,发怒的样子倒是很好看:"我告诉你,我们警局这里是女的当男的用,男的当牲口用,你以为每天只是坐在办公室喝茶看报纸?"

  "我说的是那些,而不是这些。"苍浩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知道你们很辛苦,公仆跟公仆也是不一样的,比人跟猴之间的区别都大!"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廖家珺被激怒了,霍然站起,胸前一对大白兔跟着颤悠了几下。

  苍浩长春癫痫病哪家最权威这才注意到,廖家珺胸部规模实在惊人,紧紧撑着制服衬衫,以至于风纪扣都没办法扣上。

  廖家珺气喘吁吁地看着苍浩,胸部一起一伏的,好像随时能从衬衫里面挣脱而出。

  苍浩咽了一口唾沫,讷讷的道:"你别生气,我就是开个玩笑,你作为人民警察总得有点胸怀……这得36F吧?"

  廖家珺在刑事侦查局是出了名的暴脾气,审问犯人能用拳头就不用舌头,也不知让多少犯人吃了苦头。

  说起来,廖家珺是有些背景的,虽然她从不会说她爸是李刚,每一次搞出状况却也都能摆平。

  只不过她仍然受到了影响,按照她的既往立功表现,如今至少应是一杠三花的一级警司,混个中队长职务,实际上只停留在一毛一的水平。

  前几天,她因为打断了一个猥亵幼女嫌疑人的两根肋骨,被局里诫勉谈话,正憋着一肚子气没地方发。

  此时苍浩把她的脾气激起来了,她一脚踢开桌子,冲到苍浩身前抓住衣领:"你信不信我打得你老母都认不出来你?"

  苍浩满不在乎的道:"你信不信我当场死给你看?"

  廖家珺发现自己还真拿苍浩没办法,暂不说这家伙身手如何厉害,他总是能轻松一两句话就把别人噎住,而且还摆出一副任凭你能奈我何的滚刀肉架势。

  这样一来,廖家珺更生气了,挥起一拳向苍浩眼眶打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住手!"

  廖家珺的拳头已经打出一半,硬生生的守住,回头看了一眼:"李局长……你怎么来了?"

  这位李局长是一个矮胖的警察,有点谢顶,穿着白色制式衬衫,说明级别不低。他刚走进来就看到了这一幕,本来想呵斥廖家珺几句,不过最后还是留了些面子:"小廖啊,案子已经查清楚了,就是普通的打架斗殴。曹氏地产的人已经来了,办了保释手续,可以放人了。"

  "李局,这个苍浩身上有些事没查清楚,不能马上放人。"

  "什么事?"

  "我……我说不清楚,反正他身上有事。"

  "你不能根据你的猜测办案。"李局长不耐烦地摆摆手:"赶紧放人吧。"

  廖家珺赌气的道:"就算只是打架斗殴也应该先处理了再说,是不是曹氏地产那边托了什么关系?"

  "你怎么说话呢?"李局长一瞪眼睛,非常恼火的道:"小廖,我警告你注意自己的态度,你这是跟上级说话吗?"

  上下级之间有些僵住了,谁都不肯让步,也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警察拿着一小盒药问道:"这是什么?"

  苍浩被带进局里之后,身上所有东西都被搜了出来,这个警察一直在旁边逐个检查,刚刚发现了一个小塑料管,里面装着十几个白色药片。

  塑料管上没有说明,药片上也没有明显标示,廖家珺一把抢了过来,冷笑着问苍浩:"这不会是违禁品吧?"

  苍浩耸耸肩膀:"你鉴定一下不就知道了?"

  "我会的。"廖家珺轻哼一声:"如果发现里面含有违禁成分,苍浩,你麻烦大了!"

  廖家珺马上拿着药片去鉴定,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这是氯硝西泮,属于处方药,虽不是在药店随便就可以买,不过倒完全合法。

  至于这药是干什么用的,警方的鉴定人员不是医生,也说不清楚。

  "闹够了吧?没问题了吧?"李局长的火气也越来越大,直接给廖家珺丢过去一句:"马上放人!"随后转身离开了。

  廖家珺只得给苍浩打开手铐,却仍不甘心,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事情没完,你给我等着!"

  苍浩取回了自己所有的东西,拿出一片氯硝西泮,当着廖家珺的面放到嘴里,还带着挑衅的表情嚼了两口,随后做出很享受的样子,几乎像在吸毒一样:"我衷心建议你们改进一下工作作风。"

  "用不着你教我们怎么做事……"

  "我的意思是说,你们的制服应该量身定做。"苍浩打断了廖家珺的话:"否则你穿得太辛苦了!"

  廖家珺愣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苍浩的意思,登时羞得面满通红。

  苍浩再不理会廖家珺,大步走了出去。

  其他同事也被带到警局,苍浩和他们会合后简单聊了几句,就各自回家了。

  大家能被放出来多亏了陈莉,她第一时间就联系公司,法务部那边马上派律师过来交涉。

  虽然公司一直以来半死不活,在各方面拥有的资源却不容小觑,自身机制也非常完善,否则也不会被曹氏企业看中收购。

  这件事情似乎告一段落,但廖家珺没有放过苍浩,她直觉认定苍浩背着别的案子,于是进行深入调查,结果还真有了一些发现。

  首先,廖家珺查到氯硝西泮的主要作用是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这种心理疾病经常出现在曾遭受过重大打击和创伤的人身上,比如经历过自然灾害或者战场杀戮,所以有时也被称为老兵综合症。病征是经常会被过去经历过的创伤困扰,在梦境或回忆中一再重现,进而导致情绪失控。

  这似乎某种程度上印证了苍浩自称当过特种兵的说法,不过另一方面获得的信息却又很快否定了这种说法。

  廖家珺从出入境管理部门查到,几年前苍浩居家移民国外,直到三个多月前回来,这些年一直都在国外。其中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当年苍浩是跟着父母走的,如今却是孤身一个人归国。

  没有人知道苍浩一家在境外经历了什么,但既然是举家移民,就不可能是什么特种兵。

  看着眼前的资料,廖家珺困惑的摇了摇头:"苍浩你到底是什么人?"

  再说苍浩这一边,回到公司之后正常上班,公司领导从没有提过跟罗霸道的冲突,好像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不过,苍浩闲了许久,如今倒是有工作了。

  市场部一个重要职责是推广项目,改造之后棚户区将有三个小区组成,不仅安置本地居民,也对外发售。

  上面要求市场部先期进行广告宣传,负责这项工作吴朝辉搞了一个文案出来,是小区的效果图,里面鲜花盛开,配词"曹氏地产,四季如花。为你而开,为你而谢西安青少年治癫痫使用哪些方法好。"

  苍浩制作模板时有所疏忽,把"谢"字少写了一个言字旁,结果没几天的时间,广厦街头到处都是"曹氏地产,为你而射。"

  早晨苍浩刚到公司,杨倩倩就凑了过来:"你知不知道,你搞出来的那个广告语被人发到网上,立马成了热门,已经上了微博头条了。"

  苍浩耸耸肩膀:"我不是故意的。"

  杨倩倩是标准的OL,身材中等,略显丰腴,平日总是一身职业装,腿上套着丝袜。她皮肤姣好,更有着一双大长腿,让周围男同事经常大吞口水,也难怪张培顺看着杨倩倩的目光总是色眯眯的。

  苍浩觉得自己如果是领导,肯定会把杨倩倩调到身边当秘书,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

  "但这一次公司形象受损了……"杨倩倩经常各个办公室到处溜达,能探听到不少小道消息,然后转达给苍浩。她对苍浩倒是挺好,而且还颇为高明,既把消息出卖了,同时又装作是不经意提及而非有意搬弄是非:"我听说,公司高层非常恼火,估计你可能要挨训了。"

  "凡事都要辩证的看,坏事未必不是好事。"苍浩坐在椅子上,双手枕在脑后,懒洋洋的道:"你就比如泰坦尼克号吧,船沉了,死了挺多人,大家看电影时都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由于3D效果太逼真,有人顺道还想伸手摸摸露丝的胸部。但是,对于船上餐厅里的那些海鲜们来说,这不就是生命的奇迹吗……我觉得这个失误也带来了一些收获。"

  "那你就祈祷自己也有生命的奇迹吧!"杨倩倩说着,有意无意的俯低了身体,使得苍浩的视线可以顺着乳沟往更深处看去:"我听说,新总裁对你好像不太满意,你是不是干了什么事让她恼火了?"

  "我都没见过她,她看我不顺眼,我又有什么办法……"苍浩注意到,今天杨倩倩穿了一条很短的裙子,浑圆饱满的大腿包裹在水晶丝袜里,端的是性感无比。于是,苍浩把自己的杯子递给杨倩倩,微笑着说:"帮我倒杯水!"

  "你也太懒了!"杨倩倩白了苍浩一眼,走到了饮水机旁。

  也就在她弓腰接水的时候,裙裾随之上翘起来,苍浩立即低头往上看去,隐约能看到两瓣饱满软润的臀肉向中间挤压形成一道深深的沟壑,可入目只有润如温玉的肌肤,却没有一丝其他颜色。

  "内裤呢?"苍浩有点意外:"这丫头难道真空上班?"

  苍浩正在这过眼瘾,张培顺刚好走了过来,看到这一幕登时火冒三丈:"苍浩你干什么呢?"

  苍浩立即坐直了身体,坦然自若的道:"没什么,笔掉了。"

  杨倩倩回过头来:"哎呦,张主管,你怎么来了?"

  张培顺咬了咬牙,就要说出苍浩刚才在偷窥杨倩倩,熟料苍浩先发制人:"张主管,你的皮鞋好亮啊。"

  张培顺不明就里:"那又怎么了?"

  "这鞋都快赶上镜子了。"苍浩一本正经的道:"女同事在你面前都得当心点,否则一不小心就走光了。"

  "张主管你怎么能这样呢?!"杨倩倩听到这话,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还真有点担心张培顺用鞋子去照裙内风光。

  "你……"张培顺气坏了:"苍浩你胡说八道什么!"

  苍浩一摊双手:"我就是随口一说!"

  杨倩倩则冲着张培顺做了个鬼脸:"张主管真无耻!"

  "我……"张培顺多么想说出来,其实是苍浩在偷窥杨倩倩。

  可没等他开口,苍浩又抢先一步:"张主管有什么事吗?"

  "总裁找你谈话,估计可能是广告的事,你自己说你怎么把工作搞得乱七八糟的。"

  苍浩张嘴就道:"YOU-CAN-YOU-UP,NO-CAN-NO-BB。"

  "你说什么玩意乱七八糟的?!"张培顺根本没听懂,反正觉得自己惹不起苍浩这位大爷,没脸再留在市场部,直接扔下一句:"你好自为之吧!"就离开了。

  苍浩如今虱子多了不怕咬,笃定了自己得换工作,满不在乎的去了曹雅茹的办公室。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