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考古 >

瓦罗兰大陆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二十四)

时间:2019-10-29 18:48:55
瓦罗兰大陆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二十四)

第二十四章 下忍晋级测试(一)

下忍考试如期的举行了,我们这一届所有人都顺利的拿到了那个符印,但是由于有些人的伤还没有好,所以最后能参加考试的只有21人。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组成的五个小队共计有23人,现在还在医务室修养的只有一个人,那么剩下的那个家伙去了哪里呢?听凯南说,消失的那个家伙是残暴流的一个女生,平时妖娆的很,也很爱化妆,最惹人注意的莫过于她那如火焰一般的双唇。好在从今以后大家都上带上面罩,不然那个家伙走上战场根本不是去打仗,而是卖弄风骚。

我心想凯南虽然是约德尔人,但长久和人类接触,审美观念深受人类的影响,既然让他这么反感,想必那人肯定不是什么好角色。不过令我不解的是,为什么均衡教派对此会闭口不提。与之相对应的,教派内对于袭击我们的事也是只字未提,只叫空渡来安抚了一下便没有了后话。空渡这人少言寡语,虽然人还不错,但是想从他嘴里听到些什么,简直比让那些叫我“少主”的人告诉我一些秘密还要难。

金色面具一向负责主持教内的事物,这次的考试自然也是由他来负责安排。我们集合之后,发现周围有许多陌生的面孔,但看衣着打扮也是一副忍者的模样,难不成也是一起来参加忍着选拔考试的吗?看年纪,那些人比我们还要大上几岁,如果和他们一起参赛,岂不是有些吃亏了吗?
金色面具轻咳了一声,开口说道:“今日起开始下忍晋级考试,通过此考试后,你们便会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忍者。然而并不是人人都能通过,未通过的人便会等待下一次考试,所以你们这次考试中会有很多前几届的人一同参加。有什么问题吗?”

“那这样岂不是很不公平?”问这问题的无疑还是那个问题多多的2号,记得他现在的名字应该叫做恩哲。
“这世界原本就是不公平的,所以才需要均衡教派维持均衡,让世界重新变的公平起来。”
  “那我们若是不幸没有成为忍者怎么办?”我心说道,给了这家伙问问题的机会,这家伙果然问起来就没完,不过好在他问的也确实是我们需要的。
“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留在均衡教派接受训练,二是选择离开均衡教派,加入艾欧尼亚军队。”
见恩哲不再提问,金色面具继续道:“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接下来我就开始介绍选拔规则了。第一项是预赛,你们需要登上位于艾欧尼亚西北部的冰火岛。没错,就是你们曾经生活过一个月的小岛,你们需要从炎热的那端出发到达寒冷的那一端。那一段距离需要你们在三天之内完成。”

我听后有些心惊,刚刚经历过那次遇袭事件,竟然还要去那座小岛?这岂不是有些自寻死路?虽然知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到底,但毕竟自从离开均衡教派就经常徘徊在死亡线上,想到此就不免有些胆颤。
  然而金色面具却好像不知道这事一样,继续讲解道:“三天后,最先到达终点的十六人才有资格参加第二项测试。明天早上八点,想要参加考试的人到均衡大殿集合。解散!”
人群散开了,我们几个人聚到了一起。这是上次遇袭之后我们几个头一次聚在一起。看样子,他们几个恢复的都还算不错。似乎已经完全克服了心理的障碍。然而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连实都选择了闭口不言,看来那次的事让我们一下子成长了不少。

许久,我开口问了他们易问我的问题:忍者的生活就是成天活在刀剑之中,时刻用自己的性命做赌注,为了活下去不知道要杀多少人,即使这样,还是要选择成为忍者吗?
他们听后若有所思,却并没有回答,但从他们的眼神中我已经知道了答案。就连阿卡丽眼中也有着从未有过的坚毅。而我原本有些动摇的心志,此刻也坚定了下来。我好像突然明白过来了一个道理,有些人不得不杀,我今天杀人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更好的活下去。有些人并不会因为我心慈手软就改过自新,反而会嘲笑我妇人之仁。既然决定踏上忍者这条路,就注定不能再仁慈。

当晚,我想了很多,几经考虑还是觉得找个人说说的好。可大晚上的,能与我说话的估计只有易一人了吧?再一次,趁着大家都熟睡的时候,我走了出来。然而还没到先灵殿,就在演武场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想不到过了五年后,还可以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遇到他。
  我开口问道:“好巧啊,实。”
他笑笑道:“哈哈,确实好巧,怎么你还没睡?”
  “你不也没睡吗?”
  “我睡不着……”
  “是因为明天考试的事吗?”
  “你先说我才说。”
  “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样爱占嘴上便宜啊。好吧,我先说就我先说,老实说,我觉得是又觉得不是。”
  “是又不是?你脑子出了什么问题?到底是还是不是啊?”

“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就用不着大晚上出来了吧?好了,我说完了,那么你呢?”
  “是因为那个考试,又不是因为那个考试。”
我只觉得又可气又可笑,这个家伙不管什么时候都有心情开涮。于是无奈道:“到底是因为什么?”
  “好吧,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最让我担心的不是那个考试,而是那个岛。”
“为什么?怕进不了前十六名吗?”
  “开玩笑,不要说前十六,就是第一又有什么难的?好啦,不跟你扯了,你肯定还记得咱们上次去那个岛的时候出现的那黑衣人吧?咱们再次去他们会不会还在哪?而且从上次的情况看,他们的目标似乎只有你一个人啊。怎么,你认识他们吗?你是不是哪里惹到他们了?”

我顿时觉得冤枉的不能再冤枉了:“怎么可能?从咱们认识开始,就天天在这均衡教派,哪里有什么机会招惹什么人啊?而且要说招惹,明明是你更容易闯祸的吧?”
  “那他们为什么要杀你呢?”
老实说,我现在心里不是没有答案,但是关于影流的一切我从来没对外人说过,即使是我最好的朋友也不例外。但是我和影流的人接触从来都是两个人之间,没有第三个人出现,别人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见我不说话,实继续说道:“所以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去了。”

“那怎么可能?!”我质问道。
  实被我这一吼吓了一跳:“劫?你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自从和那幽暗之盒签订所谓的契约之后,觉得自己的脾气暴躁了许多,不仅如此,对战斗也有一种隐隐的渴望,特别是那次杀死三个黑衣人时,竟然还有一种喜悦感。这真的是我吗?
“对不起……我……”
他比了个停的手势,说道:“没关系的啦,不过你为什么要那么坚决的要去参加呢?即使付出自己的性命也无所谓吗?”

他哪里知道,这个比赛对我的意义并不在比赛本身和比赛的结果,而是在于如果我选择了逃避就永远无法见到我的父亲了。虽然影流之中的那些人对我都很好,但我一点都不想卷入到影流之中。然而事与愿违,我越不想卷入,却越来月接近。现在竟然还成为了什么影流之主……
  “哎,又不说话了,你怎么开始学会愣神了?”
  “没……没有啊?”
  “算了,这也不是你现在才有的毛病了,小时候你就一直是这样,长大了也一点也没变。喏。”说着,他递给了我一个布制的包装东西。
“这是?”
  “这是阿卡丽托我给你的,真是的,我追了她那么久都没有送过我什么。”

鄂州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比较好我接过来看了看,发现外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于是打开了包装,发现里面有一颗绿色的珠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颗绿色珠子的名字叫做治疗宝珠,带在身上有着很强的生命回复能力。阿卡丽从哪里来的这颗珠子呢?而且看样子,这颗珠子与易拖我带给空渡的那颗极为相似,虽然这珠子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但对于我们这些涉世未深的少男少女来说,还是宝贵至极的。
&nb陕西有哪些能治羊癫疯的医院sp; 实说他也不知道这珠子从哪里来的,但不管怎么说,听我说了这珠子的情况后,他心中的醋意又上升了几分,又寒暄了几句后便转身离开了。面对他的离开,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总觉得和阿卡丽在一起实在对不住实,却又找不出什么对不住的理由。看天色癫痫能够治疗好吗已经过了午夜,明天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本不想去先灵殿,却听到了易轻声的呼唤:“少主留步。”不知道易这时候叫我过去会有什么事呢?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