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站地图 >

瓦罗兰大陆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三十四)

时间:2019-10-29 17:15:18
瓦罗兰大陆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三十四)

第三十四章 实的妙计

随着刺痛感的消失,被火灼烧后的痛感涌了上来,但这份痛感比起那种刺痛要好受的多。虽然活动起来没那么不方便。第三场的比赛双方是亚伦和另一个不知名的人,我没什么心情看,走上了看台,细细回想刚刚比武台上发生的事情。
 究竟是什么人会出手偷袭我呢?而且这个偷袭还顺利的避开了所有人的眼球,这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恩哲作为一个准下忍,上哪里找到的这样强大的外援呢?那个手里剑的速度与强度与之前袭击我的黑衣人如出一辙,却又不尽相同,难不成是那些黑衣人暗暗来到了均衡教派?但不用思考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那些黑衣人胆子再大,也不能到均衡教派来搞暗杀。况且按照刚刚那三枚手里剑的角度来看,似乎并不是想要取我的性命,更像是要让我输了那场比赛,如此说来,帮助恩哲的人一定是他请来的帮手。也或者,是恩哲用了什么我不知道的秘术,能从不同的角度发射手里剑吗?

但这种可能性也不大,因为那两枚手里剑的速度与力道差距不小,肯定不可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况且那枚手里剑,打中我之后就凭空的消失了,而那真切的触感让我知道那绝对不是我的幻觉。想着想着,我也不打算继续想下去了,因为实在没有什么思路,况且也没什么必要。就在我这短短思考的几分钟里,亚伦已经轻松的解决掉了对手,而且他的对手还是被医忍用担架抬下去的。
 第四场比试很快开始了,让我做梦也没想到的是,比试的双方竟然是实与绝!我不知道得知这个结果后是用什么眼神看的实,但实却还是露出了阳光的微笑,并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输的!”我无奈的笑了笑:“我知道,要小心……”不等我嘱托玩,他俩便匆匆的走上了比武台。
 绝今天穿了一身蓝色的忍服,在残暴流学习的他,不知道为什么还带上了一把忍刀,难不成与我一样,远近兼顾?如果真是那样,也不足为奇,因为这个家伙的强早就超乎了我们的想象。虽然实让我放心,但我又怎么放得下来心呢,面对这样强大的对手,不要说是我,可能我们几个加在一起都不一定有必胜的把握。至于亚伦那个家伙,我就不知道了,如果有朝一日这两个家伙拼了起来,我期望最好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在均衡教派这个以实力说话的地方,没有实力注定要被轻视,虽然实一直都在很努力的进行着训练,但天赋上的差异不是努力就能弥补的。但我觉得,懂的努力同样是一种天赋,所以实在我心理,同样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虽然五年没见,但五年前他与绝的一战依然历历在目,我有理由相信,实还是真的有可能击败绝的。
 但两人一交手,我的这种想法几乎立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病因对癫痫预后有什么影响见绝飞出三枚手里剑,直奔实的面门、脖颈以及胸口。与恩哲的三枚不同,绝的三枚手里剑是同一时间出手的,并能够准确无误的攻向这三个要害之处。实当然不会坐以待毙,挥舞双链将三枚手里剑尽数弹飞。而后迅速朝着绝飞奔而去。
 如果说暮光流擅长近战的话,那么暗影流就是不折不扣的近战克星。因为暮光流的近战在暗影流面前充其量只能算是肉搏,实际造成的伤害更是不值得一提。而暗影流的近战却拥有着将敌人瞬间秒杀的恐怖爆发力。显然实知道对阵这样一个残暴流的天才,不能给他太多使用手里剑的机会。

就在实冲到绝面前之时,绝的左手一挥,刚刚飞出去的三枚手里剑竟然飞了回来,朝着实的后背飞去。这绝对是始料未及的一击,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谁都没有想到手里剑还会有这样的用法!老实说,三枚手里剑同时出手虽然算是比较高端的,但如果勤加练习,还是能够掌握的,但让这手里剑飞出去再飞回来的招式,却是第一次见到,至少对我来说是第一次。
 似乎是意料到了我会大喊,慎急忙用手挡住了我的嘴,冲我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我是实,绝对不会希望你帮我的。”
是啊,虽然实看起来很阳光,但在内心深处却是很自卑的,越是自卑的人,自尊就越是重要。我此时开口提醒他的话,虽然乍一看比较够义气,但却会给他的自尊心带来不小的打击。一直以来,在我们这个小团体当中,虽然不说,但大家谁都明白,实的实力是最弱小的,所以他一次次的想要证明自己,却又一次次的失败。然而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能够支持他屡败屡战。或许自从上次败给绝之后,他一直等待着这个再次挑战绝的机会,为的就是证明自己。

果然,在没人提醒的情况下,实没有意识到背后袭来的三枚手里剑,顿时中招,鲜血喷涌而出,攻势顿时就被瓦解了。绝却没有放过这个绝好的时机,立刻挥刀向实砍去,实忍住后背的疼痛,急忙提起双链抵挡。此举又将腹部暴露给了对方,绝立刻一记猛踢,将实踢飞了出去。
 实扑到在地上,正欲翻身,却见绝已经袭来,只好向侧面滚翻,以求稳住身体,却不想刚一翻滚,背后的三枚手里剑不知为何脱离了出去,顿时鲜血横流。而那三枚手里剑不知怎的,回到了绝的手中。
 凯南大惊到:“我知道了!绝在那三枚手里剑上系上了线,所以飞出去之后,能够迅速的拉回来。难怪这家伙从来都只用三枚手里剑,我们原本都以为他自信没人能够承让他发射第四枚呢。”
慎说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斩断了三枚手里剑和他手上相连接的线,他就无法操纵了吗?”
 “不然呢?”

“我们能想到的事情,他肯定早就想到了,所以绝对不会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可以了。”
 “难不成当中另有隐情?”
 “只怕是如此吧。”
我心中大惊,不想一个区区的准忍者,居然有如此缜密的心思,倒是我也确实好奇,他如何能够保证敌人发现他的手段之后不会斩断连线呢?不知道实是否想到了这里,有没有什么破解的法子。
 不知为何,绝收回三枚手里剑之后,没有乘胜追击,而是站在了实的身前。等实证挣扎的站起来之后,一脚踢在他的下颚上,让他再次倒地,自己仍然是站立在实的身前。我知道以实的性格,绝对不会像恩哲一样量力而行,投降认输。但照这样下去,不要说赢得比赛,他的性命都有极大的危险。

绝如此往复了三四次,似乎他终于失去了调戏猎物的性质,准备一击毙命。拔出忍刀,朝着地上的实砍去。忽的,不知道实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腾空跃起后,居高临下,以双链向下砍去。虽然是奇袭,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被绝测滚躲开了。等实扑了个空之后,一脚踢中绝的腹部,想要再一次将他踢飞。
却发现实一手紧紧抱住了绝的腿,另一手结印,只听“轰”的一声,绝的身上出现了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疾病比较好?火焰。
“干得漂亮!”我惊异道。因为实在没想到实还留有这一。见金色面具等人没有发言,突然意识到,我们的思路似乎停留在了五年前,忍者选拔考试的时候规定了不允许对对手用炎爆,然而这次晋级考试却没有这样的规定啊!我最好的朋友,又一次用他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天才!
 只是这一下虽然起到了很好的效果,无奈实受伤太重,几乎是直接落到了地上。而绝中了炎爆,也没有太过惊慌,而是急忙将忍服脱下来,避免被灼伤太深。尽管他的速度很快,还是不可避免的被烧到了不少。如果实此时有力量进攻的话,无疑是最好的时机,但现在的他不知道还有没有力气站起来。

等绝扑灭了身上的火的时候,实面前用双链支撑住,半跪在了地上,对着绝笑道:“呵呵,终于伤到你了。”
这句话显然激怒了未尝败绩的绝。一直以来遥遥领先我们绝,居然被这样一个吊车尾的人打的如此狼狈,心中的怒意自然不必多说。不由分说,挥刀就朝着实癫痫病者步骤的诊断砍去。只听实接着笑道:“你中计了,愤怒是忍者最大的敌人。”
只听“碰碰”两声,实引爆了两颗烟雾弹,顿时比武台上烟雾弥漫,几乎什么都看不见。没想到实还留有一招!他说的没错,愤怒是忍者最大的敌人,因为愤怒会让人丧失思考的能力,没有思考的能力,人与野兽无疑,在这样博弈般的对决中,丧失了思考能力几乎就可以宣告失败了。
 很快的,有个人影从烟雾里走了出来,难不成绝在实释放烟雾弹之前解决掉了实不成?还是说实趁着绝看不见自己的时候解决掉了绝呢?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