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吃信息 >

我是一只小小龙 第三季 12

时间:2019-10-29 17:28:30
我是一只小小龙 第三季 12

第十二章  皇子

妙可带着惊天来到一座豪华酒店,下车后只见妙可按了一下车钥匙,汽车便自动找停车场去了,看来妙可经常来这座酒店。

 “这是要干什么。”惊天看着酒店内豪华的装饰,有一种闪瞎眼的感觉。

 “吃饭呀。”妙可道。

 “吃个饭用得着来这么高级的地方吗。”

 “怎么,不喜欢?”

 “喜欢。”惊天笑道。

 一道道豪华菜肴不断被端上来,看着满满一桌子菜,连服务员都冒出了一丝冷汗。

 “请问两位等人吗,要不要安排人员在下面接待。”服务员道。

 “不,就我们,三个。你可以出去了。”妙可道。妙可摸了摸蛋蛋的脑袋,蛋蛋似乎不乐意让别人摸,缩到了惊天怀里。

 “蛋蛋,可儿请我们吃大餐,你要对可儿好一点。”惊天道。蛋蛋伸出头来,看着满桌子好吃的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呵呵呵呵...”看着蛋蛋这副模样,妙可忍不住娇笑起来。惊天把蛋蛋放在桌子上,道:“快吃吧,多吃点。”然后对妙可举起了酒杯,道:“干杯。”

 “这可是高度烈酒,小孩子喝酒是不对的。”妙可开玩笑道。

 “哈哈,你就负责带坏小孩子吧。”

 妙可将酒一饮而尽,可惊天才喝到一半,杯子就被蛋蛋抢了去。

 看上去挺好喝的,蛋蛋咕嘟就把酒喝了下去。“噗!”瞬间高浓度的酒精把蛋蛋辣的一口喷了出来,不过蛋蛋这喷出来的却是火焰,而不是酒。

 “叽叽...”蛋蛋愁眉苦脸的叫唤了一句,怎么这么难喝。惊天瀑布汗,你这是要烧酒店吗,蛋蛋。

 不一会儿一桌子饭菜就被消灭的干干净净了,蛋蛋的食量自然是不用说,可是妙可的食量也着实把惊天吓了一跳。

 妙可似乎有些喝醉了,摸了摸有肚子,道:“怎么,姐姐身体里可是藏着一只美洲狮,都叫蛋蛋吃了,我才吃个半饱呢。”

 惊天:“。。。。。。”

 “扶姐姐回房休息。”

 “好勒。”

 惊天将妙可扶扶起来,妙可性感的身子软软的挂在惊天身上,紧贴的皮肤让惊天似乎又想起了一些旖旎的画面,唉,真是磨人的小妖精。好不容易将妙可带到了房间,惊天道:“我的房间。。。”

 妙可一把勾住了惊天的脖子,醉意朦胧道:“就在姐姐这。”

 说着妙可突然解开了自己的皮衣,露出被两片薄布包裹着的玉兔。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诱惑,惊天的呼吸一下子变得粗重起来,血气方刚的年纪哪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只觉得脑袋一空,心脏似乎要从胸口跳出来一样。

 “喜欢姐姐吗。”妙可直勾勾的看着惊天。

 “喜欢。”

 “那,姐姐再也不要别的男人了,只陪着惊天好吗。”

 美人细弱蚊声的轻语瞬间融化了惊天的心房,那百炼之钢也只能化作绕指之柔。

 “可儿,你是我的。”仿佛将一切都抛在了脑后,惊天毫不犹豫的吻上了妙可的红唇。至于许蓝冰?反正不具法律效益,那妞也不会懒着小爷不走。

 蛋蛋消灭了桌子上的水果,转头朝两人看去,咦?哥哥在干啥呢,很热吗。

 星夜朦胧,春色无边,当这边是一片夜空时,在地球的另一端却还是早上。

 在欧洲的一座庄园里,一个男子轻轻的摇曳着杯中的葡萄酒,他就喜欢在这太阳初升的时候品尝一点。

 他有着一头金色的头发,湛蓝是眼珠如湖水一般深邃,如同电影明星一样冷峻脸庞,和那与生俱来的贵气,这一切都说明他不是一个普通人,他就是如今欧洲人类联盟的王子,威廉殿下。

 不过他现在的视线却锁定在一个男子身上。那男子坐在他对面,一个仆人拿着一本像平板电脑一样的魔法装备替他翻看着上面的信息。但是细看那男子显得有些虚幻。

 威廉浅浅的喝下一口红酒,道:“我不明白,我是皇子,你曾经也是皇子,我们在一起也这么久了,为何你还不肯与我签订永恒契约。”

 那男子淡淡的看了威廉一眼,道:“我说过,在没有找到我女儿之前我不会与任何人签订永恒契约。”没错,这个男人就是德玛西亚郑州医院做癫痫病手术能根除吗之王,嘉文四世。

 嘉文四世在死后,他的灵魂也如同乐芙兰一样,受到地球的“撒旦之力”吸引而来,而且还结识了欧洲人类联盟的王子。如今,他也是一个强大的幻灵,已经具备了签订永恒契约的一切条件,或者说只要嘉文愿意就可以重生成人。

 威廉的脸色有些不悦,道:“你这么确定你的女儿就在我们的世界吗?风神?你如果你有认真看过新石器时代之前的历史,应该会了解我们地球根本没有所谓的神。”

 “有,只是你们不承认罢了。再说了,神只不过是强大一些的人罢了。这是风神亲口对我说的。”嘉文淡淡道。

 “好吧,我只是不希望你耽误太久时间,成为人类不也是你所想的吗?你可以重新修炼,甚至还可以见到你心爱的妻子。”

 “不要说了,在没有找到女儿之前我是不会和任何人签订永恒契约的。”嘉文摊开掌心,一段魔法影像出现在他手上,画面中希瓦娜身穿钢之逆麟,那稚嫩的面孔,天真无邪的笑容,那是两人曾经在一起最美好的一段时光,那个天天跟着自己后面叫爸爸的女孩儿。

 “就凭你妻子的模样来找你女儿,这真是大海捞针。”威廉无奈道。

 “叫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嘉文道。威廉变得严肃起来,道:“我派人去了亚洲一趟,已经找到星舰巨炮所在了,不过这次杀了两个人,已经引起了亚洲方面的警觉。”

 嘉文皱眉,道:“你没必要出手抢夺的。”

 “如果星舰巨炮真如你所说的那么强大的话,还是拿在自己手里比较保险。”威廉道。嘉文摇了摇头,道:“好吧,不过你要记住,时间已经不多了,那一天很快就会来临。”

 威廉顿了顿,又道:“待会儿有一个贵客来拜访,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

 “什么贵客。”

 “见了就知道了,说不定你会心动的恨不得马上变成人去追求她呢。”威廉笑道。

 华丽的长桌摆满了精致的菜肴,威廉坐在长桌前,而长桌对面则坐着一个女人,一个能令任何美景都黯然失色的女人。

 她一头乌黑的秀发均匀的撒在双肩,白皙的皮肤仿佛吹弹可破,精致的瓜子脸一颦一笑都透露着绝代的东方之美,笔挺的玉鼻完美的如同一件艺术品,纯洁如雪的气质更是无可挑剔。一身简单的礼服衬托出那柔顺如水的线条,或惊心动魄,或波涛汹涌。

 不得不说,嘉文看见她的时候都有那么一瞬间失神了。真是令人不禁贵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欢迎蔷薇小姐远道而来。你的美貌简直令太阳都黯然失色。”威廉居然用一口流利的中文道,说着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威廉王子真是太客气了。”野蔷薇潜饮了一口美味的葡萄酒。

 “一路上一定很辛苦吧。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王子的中文真是令小女子佩服,这一路上异兽骚扰不断,还折损了不少人手。”

 “这次调查远古遗迹的事情我一定派人全力配合,还请蔷薇小姐多休息几天,别累坏了身子。”威廉极力展示着自己优雅的风范。野蔷薇宠辱不惊,道:“那真是谢谢威廉王子了。”野蔷薇的视线转到了一旁的嘉文身上,道:“不知这位是?”

 “他是我的伙哈尔滨专治癫痫的好医院在哪?伴,嘉文先生。”威廉道。嘉文转头看着野蔷薇,道:“蔷薇小姐,你经常到处走动吗?”

“嘉文先生不妨有话直说。”野蔷薇何等聪明?从嘉文紧皱的眉头和他的语气就可以听出他一定有事。嘉文也不买关子,希瓦娜的幻影出现在了他手上,道:“能不能帮我留意一下这个女孩子,或者是和她长的很像的人。”

 威廉有些尴尬,道:“嘉文的女儿可能在地球,他已经寻找很久了。”

 野蔷薇点了点头,道:“小女子一定尽力而为,只是嘉文先生想必已经修炼到了可以签订永恒契约的程度了,为何不亲自......”

 嘉文犹豫了一下,道:“我的身份暂时不便露面。”嘉文知道这个世界有很多来自瓦罗兰的人,或许他心中在期待着什么,他这一生只属于一个人。

 这时威廉道:“素闻蔷薇小姐乃天纵之才,修为深不可测,为何还没签订永恒契约呢,是没有合适的幻灵吗?”野蔷薇似乎想起了一个小萝卜头,淡淡一笑道:“无可奉告。”

“哈欠!”惊天打了个喷嚏,妙可慵懒的躺在惊天结实的胸膛上,长年的调息修炼让惊天的体魄十分结实。

 “怎么,不舒服吗?”妙可心疼道。两人初行云雨,那感觉简直如蜜糖一样,浓情蜜意,相依难舍。

惊天擦了擦鼻子,道:“没什么,可能是有人骂我吧。”

“说不定是你的小女朋友想你了呢?”妙可故意酸酸道。许蓝冰吗?她应该不是很在乎我这个“未婚夫”的身份吧。但是可儿,一番发泄后也让惊天冷静了不少,可儿就是自己注定的一生一世吗?惊天有些不确定,妙可突然紧紧的抱住了惊天,一汪春水直勾勾的看着惊天的眼睛,道:“天儿,不要想太多,可儿喜欢你。可儿只要你的喜欢。好吗?”

 惊天看着妙可,人生有此,夫复何求?他用行动证明着自己的回答,将头深深地埋进了妙可的胸口,贪婪的索取着她的温柔。这时候妙可的手机突然响了。

 妙可是设置过的,这种时候只有极为重要的传讯才打得进来。

 “天儿,先等等。”妙可轻轻的推开了惊天,拿起手机,突然她的脸色变的极为古怪,或者说很精彩。

“可儿,怎么了?”惊天道。妙可嗤嗤一笑,道:“你姐的视频通讯”

 什么!惊天差点儿没晕了过去,这么快就捉奸在床了吗!

 “嘻嘻,我要挂掉吗?”妙可恶作剧的道。

 “不要!”惊天虽然不想这么快就让姐姐知道,但是更不想挂掉姐姐的通讯。

 看着惊天七上八下的样子,妙可简直笑的前翻后仰。不过妙可是一个聪明湖北那个医院专治癫痫病的的女人,聪明的女人是不会让自己的男人为难的。她就这样赤条条的蹦出了被窝,将手机摆在了一个看不到惊天的位置。

 不一会儿野蔷薇的全息影像出现在手机上,当然只是半个身子的影像。

 “薇薇,你可是好一阵子没有联系我了。”见野蔷薇,妙可道。惊天囧囧的看着野蔷薇的背影,姐姐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回过家了,虽然一直可以通过果冻得知姐姐的消息,但是惊天是很想和姐姐见一面的,只是没想到这见面实在是。。。。。。

 “可可,你大半夜的不穿衣服在干什么。”野蔷薇惊呼道。

 “做运动啊。”说着妙可还伸展了两下。野蔷薇简直瀑布汗,自己这个好姐妹本来也是个清纯的小姑娘,可是自从契约了一只美洲狮之后,这行为就越来越“野兽化”了。用她的话来说,“野生动物从不知道什么叫束缚。”

 “我看你又是泡上帅哥了吧。”野蔷薇道。

 “嘻嘻,还是薇薇了解我,要不要看看啊,超帅的哟。”说着妙可就拿起了手机,野蔷薇赶紧闭上了眼睛,道:“我才不要看。”妙可稍稍的偏转了一下手机,惊天看到了姐姐的侧脸。

 “好吧,找我有什么事啊。”妙可不再开玩笑,认真道。野蔷薇道:“我想用你的势力帮我找一个人。”

 “什么人?”

 “其实是一个朋友要找的人,我把全息影像传给你。”

 野蔷薇的影像消失,手机照射出了一个女孩的影像,正是希瓦娜!此时原本在被窝里熟睡的蛋蛋突然睁开了眼睛,从被窝里飞了出来,直直的朝手机冲了过去。

 “叽叽,叽叽。”蛋蛋对着全息影像拼命叫唤着,可是对方没有任何反应。蛋蛋突然一口咬住了手机。

 妙可被蛋蛋这突然的奇怪行为惊的楞住了。下一秒手机就在龙牙中变成了碎片。

 “蛋蛋,你怎么了。”惊天惊异的看着蛋蛋奇怪的行为。

 “叽叽,叽叽。”蛋蛋焦急的在碎片中翻找着,可是她什么也找不到。

 “叽叽...”蛋蛋失落的飞回了惊天的怀里。惊天心疼的抱着蛋蛋,安慰着它。

 这一切发生的时间只不过短短几秒而已。妙可反应过来,道:“它以前有这样过吗?”惊天面色凝重,道:“从来没有。”

------分隔线----------------------------